尽管已有“嫦娥”探月和“蛟龙”入海,尽管高铁里程已经全球第一,但与世界主要科技大国相比,我国原始创新能力不足,技术供给难以满足企业对前沿技术创新的需求也是不容忽视的事实。

近日,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指导,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等单位主办的“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 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科学传播沙龙”在京举办,与会专家就如何避免再遭核心技术被卡脖子之痛开出了“药方”。

哪些领域可能被卡脖子

“我们有些短板很短,容易被‘卡脖子’。其中一个是硬件领域的芯片,一个是软件领域的基础软件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,芯片行业的产业链很长,可以分为芯片设计、制造、封装、测试等很多细分领域,“而现在我国的芯片设计公司并不在少数,这部分的水平已经达到了世界平均水平,不能算是短板。”

在他看来,芯片产业的短板在于制造、材料等领域。“中国最好的芯片制造公司在世界同类公司中只能排第五名,这是短板之一。而芯片的材料和生产设备则是比制造更短的板子。”倪光南说,“我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国产化率还不到20%,芯片设计工具的国产化率更低,基本上还是用国外的。这些确实需要我们大力追赶。”

除了芯片,最让倪光南担心的还有基础软件。“现在中国的手机操作系统基本以苹果和安卓为主,电脑95%使用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。另外一块是大型工业软件,包括CAE、CAD、CAM等,都是外国的操作系统。”倪光南直言,“所有基础软件,包括终端操作系统和大型工业软件都是短板,存在被‘卡脖子’的隐患。”

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看来,高端的科学仪器制造和创新能力也是卡脖子的关键点之一。“在实验室和医院里,大部分高端仪器、设备都是进口的。而这种制造和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的综合体现。”杜祥琬说,“不是说所有的东西都得国产化,但是核心技术、关键技术、颠覆性技术要尽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

航空发动机是公认的被卡脖子领域。“在航空发动机这个领域,因为处处都是卡脖子,已经卡了四五十年了。”据天骄航空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光秋介绍,尽管可以整机进口,但航空发动机的软件、原程序等都属于保密技术,同时制造发动机所需要的风扇、复合材料、碳纤维、高性能树脂等无法从其他国家进口。“还有发动机的高空实验台也需要自主创新,它所需要的金属基复合材料,所有的工艺、制造,包括蜡模、陶瓷芯都只能靠自主创新来攻克难关。”王光秋说,“简单说,光有钱搞不出发动机,还需要一定的技术积累,需要时间。”据他介绍,尽管我国目前在这一领域涌现的研究论文很多,科研成果也不少,但在应用转换上,能真正用在我国自己的发动机上的成功案例并不多。

为什么会被卡脖子

关于我国核心技术及科技创新发展的方向、重点与效益,科技部曾委托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开展了“第五次国家技术预测”,并于2016年公布结果。

“在评价结果中,我国处于领先行列的技术有195项,并行技术355项,跟踪技术599项。可以看出,大部分还是跟踪阶段,但是也已经从过去的全面跟踪进展到有部分技术领先。”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预测所所长王革说,“不过,其中大部分技术的源头来自于国外,可以看出我们的技术,无论是科技计划的发展,还是项目的模式,其源头大部分都在国外。”

在王革看来,这与我国科技发展底子薄有一定的关系。据他介绍,改革开放初期,鉴于很多科研领域都刚刚起步,我国采取的战略就是跟踪发达国家,选择的是以单项技术突破为主的研究方式。此后在不断取得进展的情况下,我们开始布局中长期计划,通过重大专项把技术进行集成,形成了一些我国的核心产品和器件,并最终取得了一些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核心技术成果。

“如果把科学技术作为一个平面的话,发达国家是整个平面都处于高水平位置,而我们是在一些点上有突破。点的突破和整体优越之间的关系,可以想见是有很大差距的。”王革说,“我们是点的突破,但体系能力还没有形成,这就导致我们在攻克核心技术时还存在一些瓶颈。”

卡脖子了,怎么办

“卡脖子不是新问题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在杜祥婉看来,尽管近来对卡脖子问题的讨论比较多,但这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问题。“我国的科学技术正在快速进步,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。但是离建成创新型国家和科技强国的战略目标,有比较大的差距。”他表示,这个差距是多方面、全方位的,“我们在努力创新,别人也在创新,所以这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的事情,而需要长期关注并持续改变。”

面对被卡脖子的情况,应该怎么办?杜祥婉表示:“我们的社会治理,科研管理体制机制,科技评价体系等,要让科技工作者无后顾之忧,集中精力来做学问。而对科技工作者本身来说,高水平的工作常常是长期努力的结果,需要坚韧不拔,要坐得住冷板凳,力戒浮夸和骄躁。”

倪光南认为,应该对已经成熟的自主创新产品提供更多市场,让它们有进一步改进的机会。“刚开发出的产品或许存在一些缺陷,需要经过持续使用,才能发现问题,并不断改进,使之有追赶进口产品的机会。”倪光南说,“只有经过实践的检验,才能在运用中发展成熟。国产创新产品如果永远不用,永远不可能好用。”

既然被卡脖子,在技术创新方面是否要封闭起来,回到自力更生的阶段?王革表示,不仅不该如此,而且应该更加开放。“对于核心技术,不仅要掌握干什么,更重要的是掌握怎么干。”他说,发达国家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工业历史,“如果我们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而是从零开始,一步步做下去,这既不经济,也不符合科学发展规律。”他建议,加速引进国外的研发机构,或者加速我国企业走出去,到国外设立研发机构,“例如日本就在美国设立了很多研发机构,这是技术前哨。如果我们也能效仿,就能获得更多技术和新的工业方式、方法,以促进我国的企业掌握更多核心技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