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油出口国组织(OPEC)上月爆冷达成减产协议后,油价至今累升近一成半,从今年低位每桶26美元起计更差不多翻了一番,油股大涨不在话下,就连近两年乏人问津的油服股也疯炒一回。油市“热烈地弹琴热烈地唱”之际,投资者不得不留神压在石油市场头上的三座大山仍未移除。

石油市场三山压顶 油价上涨面临着很大阻力-复合材料网

第一座大山是美国页岩油。尽管作为油组大阿哥、也是两年前减价战发动者的沙特终于跪低,声言就算伊朗继续增产,也愿意带头减少产量,以求扭转供求失衡、稳定油价,惟油组今次达成的协议每日最多只减产70万桶,作用很容易被虎视眈眈的页岩油商重新开动钻油台所抵消。

油价经历接近两年低潮后,大多页岩油企业已锻炼出顽强的生存能力,例如大幅降低生产成本,虽然早前低油价导致多家页岩油商关门大吉,但随着油价近大半年急速反弹,美国原油产量最新已达到每日849万桶,仅比去年6月最高峰时少110万桶。美国石油钻井平台开工数在上月23日已恢复到418座,较5月27日公布的数字大增逾三成。

沙特跪低 宿敌未饶

由于美国页岩油企业拥有先进的大数据分析技术,能大大增加每口油井的产量,据报某些页岩油生产商甚至在油价处于每桶30美元也能够赚钱。生存能力顽强的页岩油商绝对是油价的梦魇。

第二座大山是伊朗。该国获解除制裁后,自去年12月以来原油出口量大增逾倍,上月产量提高至每日超过380万桶,伊朗声言必须达到400万桶才会与沙特和俄罗斯讨论限产;另一要考虑的因素是伊朗与沙特属世仇,宗教上两国一个信奉什叶派,一个推崇逊尼派;民族上一个属波斯,一个属阿拉伯,历史上曾就争夺中东霸权激战连场;外交上伊朗近期转向与美国言好,反而沙特日渐与美利坚疏离(尤其在美国参众两院推翻奥巴马否决的911法案之后);两国在争夺中东海湾石油话语权过程中,争拗势必较合作为多,要求两国真心放弃竞争携手挽救油市,短期应难以实现。

第三座大山是全球需求仍弱。由2014年起展开的石油熊市,主要原因除了沙特带头割价,还有环球需求不振,尤其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以及替代能源兴起,都不利石油需求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在《全球金融稳定报告》中就警告,全球经济正步入增长长期乏力、利率持续走低、政治和政策不确定性增加的新时代,如此环境下寄望石油需求重回昔日光景,无疑不切实际。

三大山压顶下,油价此轮借减产协议带动的升浪能冲多高,大可参考美国页岩油商的损益打和(breakeven)加权平均值,现时大概介乎45至60美元之间,国际油价若升至这区间的平均数52.5美元,意味有过半页岩油商已重新加入竞争,油价难免重现沽压。

若然油组减产行动得不到美、俄及伊朗等产油大国配合,油价无力稳定在油组希望见到的水平,油组成员就没有义务履行减产协议,届时油市恐怕会爆发终极减价战,不排除再见26至35美元的“一锅熟”区域。